在下会谨慎考虑的

CiaoCiao~
APH全员都是我的!










但是更文什么的,在下会谨慎考虑的。

【极东】日料店老板和火锅店老板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副cp:花夫妇



王耀和本田菊都是从事同一职业的——分别运营着两家餐馆。王耀开一家火锅店,本田菊开一家日料餐馆。碰巧的是,两人的两家餐馆只隔了一条小小的街道。行人在街道上来往。夏日,左手边还热气直冒,右手边却清清凉凉;冬日,左手边阵阵暖意,右手边冷得让人不愿触及。
两家餐馆的老板对待彼此甚是友好,似乎还友好得超出友谊的范畴了。反正日料餐馆的服务小妹们已经开始意淫这两人什么时候登上爱情的巨轮了,当然还有攻受。
“自然是要站自家大佬攻啦。”服务小妹们如是说道。
不过这种问题似乎讨论得还早了点。
某次,王耀受邀跑到本田菊那边吃饭,无意间听到了妹子们大声讨论着攻受,就在他和本田菊的眼皮子底下。
他不信本田菊还没有听到。据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可以看出,本田菊对周遭事物的敏感程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小菊他,不会听不到的。王耀一边夹着生鱼片沾醋配青芥末,一边抬起眼皮子偷偷瞟向对面的人。
对面的人坐得端端正正,一举一动都轻柔得像一阵清风。夹起寿司,细卷时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面前的餐垫上一点酱汁都不滴。
“用筷子用得十分熟练阿鲁。”王耀认认真真地看着本田菊吃下一块金枪鱼片后,突然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本田葵登时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语句来回答问题:“承蒙先生夸奖。在下自幼起便用筷子进餐。虽说几年前去美国生活了几年,但是使用筷子还是……没有忘记的。”
“哦……”王耀煞有介事地点着头,莫名一副算命先生的模样,“看来小菊很有文化归属感呢。”
“嗌,是吗?”本田菊拿餐巾纸揩了一下嘴角,接着刚才的话有些犹豫地说,“谢谢……先生夸奖。”
这时,小女孩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已经不见了,给他们留下一个安静的环境。
王耀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问题答案,就失去了机会。只好看着对方神情的变化试图找到什么异样。
本田菊自然注意到了一直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搞得他有些坐不住,只好默默嚼着饭。
的确蛮漂亮的,还有点……受气?王耀随手夹过什么塞到嘴里,开始托着腮正大光明地观察本田菊,并在心里点评起来。
然后他就感觉嘴里的味道似乎不大对。一开始沾到舌尖只是一点点的辣,一秒后就仿佛有万根银针在扎着舌尖,辛辣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刺鼻的尖锐气息薰得他眼里潮乎乎的。
呸,吃到芥末了!王耀迅速扯出一张纸,表情狰狞,瞪圆了眼睛,眼泪汪汪的还是反射着光芒。
“耀君……还好吧……”本田菊后知后觉地抬起头,偏了偏脑袋,似乎是在关心——如果嘴角不带着笑容的话。
“呜呜呜……”被呛到的王耀自然没有注意到本田菊的小动作,拼命把那一坨青芥末咽下去后眨着琥珀色的大眼睛一脸期盼地望着本田菊,用自己似乎是在卖萌的声音开口:“嘤嘤嘤我吃到青芥末了要小菊亲亲抱抱才能好!”
“……”本田菊认真地放下筷子沉默了——他还不大会应对这种暗恋对象突然对自己撒娇要亲亲要抱抱的行为。
“小菊?”
“…耀君。咱们……成熟点可以吗?”
“呜呜呜可是小菊不抱我也不亲我……”王耀伸手抹抹眼睛。
“……那……”本田菊从榻榻米上爬下来,走到王耀身边弯下身。王耀感觉到自己额前几缕碎发被撩开,额头上覆了一个温和的柔软的物体。
本田菊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宛若春日里的微风吹开含苞的花朵,那时的心动。
“请恕在下失礼。”本田菊温润如玉的声音一滴滴敲落在王耀心头,波纹一圈圈推向四周。
“…菊。”王耀的脸颊升温极快,热气轻笼在王耀红得可以滴出血的脸上。半响也只有唤着本田菊的名再也说不出话来。
“是耀君让在下这么做的。”对方早就坐回了自己座位上,狡黠地勾起唇角,继续自己尚未吃完的鳗鱼饭。
那家伙,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阿鲁!王耀愤愤不平地想着,摸了摸还发热的脸颊。咦,好丢脸。脸红的样子让对方看到了阿鲁o(*////▽////*)q。
怎么办有点小开心阿鲁~哎呀,小菊他怎么这么可爱,简直世界第二可爱!第一可爱自然是滚滚阿鲁。不对,我似乎是被亲的那个。哎,我一定要反攻!总之不能让他白占我便宜阿鲁。当下就要行动起来!
不过,王耀十足的内心戏本田菊自然不知道,他还在为自己撩耀君的第一步十分成功而欢喜。
撩耀计划第一步,成功。本田菊一边想,一边对躲在帘子后的服务小妹打了个手势表示一切顺利。
还没沾沾自喜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本田菊始料不及了。
尼玛为什么耀君过来亲了在下的脸颊一口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亲脸啊啊啊啊啊,礼尚往来亲额头啊,会脸红得更厉害啊啊啊!本田菊内心的小火山就如此轻易地爆发了。
不过他忽略了一件事:本田菊情绪一激动,就会胃疼。
比如说此刻。
啊……本田菊在内心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想着等会去找与他隔了一家意式餐厅的德国酒馆老板要点胃药好了。
说起来,他也一直很好奇,那家意式餐厅的名字为什么会叫“神奇Pasta在哪里?”,顺便那个老板是个炒鸡可爱的男孩子。
这两家餐厅是一起搬过来的,本田菊还跟他们不是很熟,只是被请去过吃了两顿饭。不过听说这两位老板是一对恋人。
这一点叫本田菊有点兴趣,饭后再去拜访一下吧。想着想着,本田菊仿佛看见了那两人在一起时甜腻腻的场景,在饭桌上突然发出了痴汉笑声。
呵呵呵呵呵他们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ヾノ≧∀≦)o。←本田菊的龌龊心理。
王耀抽了抽嘴角,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小……小菊?”
“哎,哎,霍!耀君,抱歉!”本田菊被点到了名字,总算回过神来。
“小菊你在想什么阿鲁?”王耀有点不满地望着本田菊。为什么自己亲了他一口他居然开始痴汉笑了!?王耀想骂人。
“没……没什么。”本田菊看着王耀红通通气鼓鼓的一张脸。啊,耀君他怎么这么可爱哦呵呵呵。
王耀汗颜道:“那个、小菊,你不觉得你嘴角的笑意有点明显吗?”
“呃……非非非非常抱歉!”本田菊那一刻尴尬得真想去死。
不过,他们两人互啄了对方一口的事情似乎就这么简单地过去了。
——如果帘后的小姑娘没有看到的话。
“我就说嘛,我们老板绝逼是攻!”
“艹,难道你不知道爱他就要让他受吗!”
“……wait,重点是,你为什么要爱我们老板?”
“……因为,他会给我发工资啊。钱才是我的真爱,爱它就要爱屋及乌。”
“咳,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这时的外面,已经滴下了雨点。
“下雨了?”
“天啊,我忘记关窗户了!”随着一声惊呼,小姑娘们奔散开来。

而至于王耀和本田菊是怎么在饭后的避雨廊下亲起来的,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番外:
费里西安诺是不怎么喜欢雨天的。
当阳光被阴云遮住,天空突然暗下来一大块,凉丝丝的雨滴会打湿费里西安诺的头发。
搞不好会生病。
“多椅子,多椅子!你看,老天又在哭泣了!怎么办呢?”
“呃,”路德维希没有解释,只是握紧了费里西安的一只手,“谁都会有伤心的时刻吧……”
一边说着,路德维希一边心虚地移开目光,向一旁看去。
得,这一看不要紧。吓得路德维希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veve,路德怎么了吗?”
“……”路德维希沉默着,不知道如何开口。
费里西安诺好奇地顺着路德维希的目光看过去。
“多椅子多椅子,你看,本田和那位火锅店老板在干嘛?”
“……啧,别看。”话音未落,一双暖乎乎的大手盖住了费里西安诺的眼睛。
他感觉唇上落下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END】

亮瑜段子

重度ooc

周瑜最近很委屈,这一点在诸葛亮见到他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他把眉头皱成一团,小嘴嘟得可以挂个茶壶了,脸蛋还红扑扑的。莫名让诸葛亮心跳都加速了起来。
但是诸葛亮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自己直接问会让周瑜有些傲娇得不愿说出来。
于是他选择揉了揉周瑜的头,并在心里思量着下一步方案。
没想到周瑜立刻暴走了:“我操你妈诸葛村夫谁他妈允许你摸我用海飞丝洗过的光滑秀丽如绸缎似天鹅绒的柔软长发了!”
诸葛亮乐了,立马接道:“自然是公瑾的老公诸葛亮啦。”
“……”周瑜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怎么办我真的好想哭。
“乖啦乖啦,”诸葛亮看着周瑜情绪不太对,又帮忙顺了下毛,温柔的声音如流水潺潺从周瑜的心田流去,“所以我亲爱的公瑾究竟被谁欺负了?”
“我……”一提到这事周瑜就伤心,如果加点特效就差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小媳妇样了。
诸葛亮在一旁安静如鸡。
周瑜侧过脸来,他的鼻梁挺拔,嘴唇微抿。风儿吹起他用海飞丝洗过的秀发,在脸颊边停留片刻,额前几缕碎发随风挡住了他赤色的眼睛。
终于,他缓缓开口,悲凉得让人想到塞北旷野的风:“我养的猫不跟我一起睡了,怎么办……”

一个亮瑜脑洞


“亲爱的公瑾,我在你的眼中看见了银河。”诸葛亮深情开口。
“傻逼。”周瑜骂了一句,“你怎么不在我眼里看见太阳系。”
“那我更愿意看见银河系。毕竟银河系直径十五万光年,就像我对你的爱意一样广大。”
“呵。我对你的爱意可是像地球到天女星系一样绵长呢。二百五十万光年。”
“那么亮对公瑾的爱意怕是从地球到三角座星系的长度呢,有二百九十五呢光年呢。亮果然更爱公瑾呢~”诸葛亮笑嘻嘻地回应,接着岔开话题道,“呀,公瑾你看,你眼里这个最亮的光点是不是太阳啊?”说罢,诸葛亮还凑到周瑜眼前,好像真的在认真观察一样。
“那诸葛同学小心哦。太阳会对视力造成永久性伤害的。”
“谢谢公瑾的提醒,那不如我们来观察月亮吧。”
“月亮太容易观察了,说不定还见得着月亮上的环形山。我建议你看看金星。”
“好的呢。不过金星也是相当明亮的天体啊。”
“嘁,那这么说,金星没有土星有挑战性呢。”
“是的呢。金星比土星亮多了。但是在明亮的夜晚,肉眼也可以见到土星哟。公瑾的眼睛如此明亮,亮也见得着土星呢。”
“抱歉,有光污染。”
“如果有光污染的话,那一开始就看不见公瑾眼中的银河了啊。不过我们可以去南极洲,那里就没有光污染啦。”
周瑜面无表情地开口:“去北极。南极太冷了。风大,干燥。”
“不用很麻烦呢,用望远镜装上光污染滤镜吧。”
“你那样更麻烦。明明只要向郊外走使城市灯光降到地平线十度以下就好了。”

小乔听得一脸懵,僵硬地转头问道:“香香他们在说什么?”
“emm,大概,宇宙?”孙尚香拖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天文学啦,是观星哟!”诸葛亮的声音不合时宜地插了进来。